您好!欢迎访问新疆怡然葡萄酒业有限公司的网站!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产品分类Products
联系我们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4000 919 579
新疆怡然葡萄酒业有限公司
生产总部:新疆怡然葡萄酒业有限公司
地  址:新疆石河子新安镇虹桥路1号
北京营销中心:北京市通州区富壁路大富豪工业园
南京营销中心:南京市苏宁慧谷大厦2栋1118室
邮  箱:joyfulwine@126.com
网  址:www.yiran999.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公司动态 -> 国产葡萄酒将何去何从?

国产葡萄酒将何去何从?


  对于国产葡萄酒而言,进口葡萄酒不再是当年的无名小辈,进口酒已从过去的“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随着中国同新西兰、澳大利亚、智利、格鲁吉亚等国自贸协定的逐步落实,进口葡萄酒得以“零关税”进入中国市场。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进口葡萄酒总量达3 亿升,同比增长54.6%;进口额达到11.9亿美元,同比增长66.5%。面对进口酒的步步紧逼,如何打破国产葡萄酒在国际葡萄酒市场上竞争劣势,如何适应消费升级?且看新疆、宁夏、怀来产区、专家、企业家的声音。
产区企业个性产品初见端倪
以市场为导向持续发展
  近两年来,我国先后对新西兰、智利、澳大利亚等国的葡萄酒实行零关税,这导致国内市场上进口红酒原酒的价格,远低于国产原酒。“国外的酒,两三千元一吨,国内的酒,每吨四五千元,对比之下,进口酒可以节省一半成本,诱惑力太大了。”一位业内人士介绍,成本诱惑之下,一些大型酒企开始变自酿为灌装,来实现“销量下降、利润不减”的经营目标。
  中国酒业协会副秘书长王祖明对现阶段葡萄酒产区分析,近年来葡萄酒产品品质有了大幅提升,同时具有产区或企业个性的产品已初见端倪,高端产品销量大幅下降,中低端产品比重明显增加,各类型的产品比重却未改变,同时整个行业还处于底部徘徊阶段,市场销售呈现出两极分化的特点。
王祖明指出,老产区需要提升产业,尽快适应市场的变化;新的产区需要更高的起点,跟上产业发展的步伐。要做到以下三点:一、个性化。以土壤、气候条件接近,种植的葡萄特点、品质更为接近的地块划分产区而不是以行政区划分。规划种植的地块,应收集、测量土壤气候等方面数据,摸清产区底细,突出产品个性。二、品牌建设。在市场众多的葡萄酒产品中,良好的品牌形象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三、市场推广。很多人还沉浸在以前的市场氛围中,没有随着产业形势、市场情况及消费者的改变而改变,市场推广的模式、方法、力度需要重新思考。
发挥新疆资源优势
做大做强葡萄酒产业
  新疆作为一个阳光充沛的宜农地区,加快发展新疆葡萄酒产业是一个正确措施,将新疆葡萄酒打造成一张新名片。
  在前不久举办的2016年新疆首届丝绸之路葡萄酒节上,新疆乡都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华峰指出,焉耆盆地独特的自然资源是大自然的馈赠,原料的优质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且得到国内外专家和消费者的认可。仪尔乡都从闭环性1.0葡萄生态园到开放多元的3.0共赢大平台,由封闭到开放,平台价值不断进化。我们必须将产品生态圈、商业生态圈和企业生态圈重新构建,将企业“利己”目光转向企业之外,从单一型上升到全产业链,让所有参与者共建平台,实现价值的聚合、流转,充分发挥资源优势,才能将葡萄酒产业做大做强。
新疆芳香庄园葡萄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磊认为,加强新疆葡萄酒品牌的宣传和推广十分重要。经过十年发展,我们认识到产区优、品质好并不能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为此芳香庄园把品牌管理、品牌发展植入到企业发展的每一个环节。分别在上海、北京成立了两家品牌推进机构,上海公司主要负责与国外知名酒庄的技术对接和华东地区的市场销售及品牌推广;北京公司负责芳香庄园的品牌战略规划及落地推进以及互联网平台的打造。利用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技术,实现产品有机全程追溯,精准定位消费群体,全方位定制生产与服务。
宁夏产区酒庄分级管理
坚持小酒庄大产区模式
  在前不久举办的甘肃省葡萄酒产业协会种植和酿酒技术专业委员会以及品牌营销推广委员会成立大会上,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葡萄酒分会理事长、滨州医学院葡萄酒学院院长刘树琪指出,河西走廊在中国葡萄酒产区里具有重要地位,是中国葡萄酒积淀最深的产区。河西走廊属冷凉产区,适合种植黑皮诺等品种,同时又适合有机葡萄的种植,葡萄基地的建设走在全国前列。在“一带一路”的政策下,河西走廊产区应借此契机以开放的姿态重新崛起。
  宁夏回族自治区葡萄酒产业发展局局长李学明介绍,宁夏贺兰山东麓与河西走廊都是世界公认的适宜种植和生产高端葡萄酒的地带和重要的产区,风土都各自有特色。我们观察到七八个甘肃酒庄,在品种的选择、标准化栽培、品牌打造上都值得宁夏产区借鉴。产区以黑皮诺为主要品种,更加体现产区的特色。从宁夏产区概况来看,宁夏产区起步于1984年,经过30多年的发展,尤其是近五年的发展,走了与其他产区不一样的模式——小酒庄大产区的模式,从而得到国际葡萄酒界的支持。
  目前国内外企业如张裕、保乐力加、轩尼诗等企业先后在宁夏建厂,目前有84个已经建设和运行的酒庄,形成了年生产1亿瓶葡萄酒,产值30亿元的产区,为农民提供10万个就业机会,葡萄酒已经作为当地农民的增收产业。
宁夏产区建设上的三方面优势:一、拥有一片好的风土,横贯银川平原的贺兰山。阻挡了西北的腾格里沙漠,东边有黄河的灌溉。日照条件3300,降水不到200mm(利用黄河水灌溉)。砾石土壤,60万葡萄运用非耕地葡萄,利用贺兰山冲积扇区,土壤矿物质含量丰富,有生产中高档葡萄酒的基础。
  二、探索好的路子。坚持小酒庄大产区的发展模式,真正能称为产区的条件应该有酒庄集群,有一整套的质量标准体系。产区连续两次从国外请了60名酿酒师,先后派了200多人到国外产区学习,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中国农业大学、中国农科院长期合作。坚持走酒庄酒的线路。作为酒庄酒必须有个性,走多样化线路。打造酒庄、金融一体化的线路。小众的也是大众的,坚持少一点、久一点、好一点的理念。招商条件、政策都是围绕保护产业来做的,生产高品质、有个性、多样化的酒庄酒。
  三、宁夏政府重视产业的发展,党委政府把葡萄产业作为转型升级的最大特色,从苗木的引进(引进830多种苗木)、葡萄园管理、酒庄建设,到葡萄酒的销售,都进行大力支持。对酒庄实行列级管理,管理分为5级,1级为最高等级;成立了葡萄酒的管理机构;对旅游长廊项目规划;对市场有15个法规,在政策与法律上对产区发展进行保障。
河北怀来葡萄价格一降再降
“葡萄酒+”开启产业新模式
  葡萄价格一降再降,连降3场冰雹更是雪上加霜,个别果农开始砍葡萄……在“中国葡萄之乡”怀来县,葡萄和葡萄酒产业遭遇了困境。导致这一状况的背后因素有很多,其中,进口红酒的强势冲击,也让酒企和果农间的紧密联系变得越发脆弱。
  不仅仅是怀来,在中国葡萄酒产业中举足轻重的整个河北,都面临着这一挑战。“果农听酒厂的,酒厂听市场的。”怀来县葡萄酒局产业推广中心主任崔钰表示,政府部门没办法直接干预葡萄以及葡萄酒的市场价格,但已经在积极推动葡萄及葡萄酒产业加速转型升级。在河北省内各地的探索中,探索“葡萄酒+”成为产业发展新模式之一。有关专家介绍,类似“互联网+”,“葡萄酒+”涵盖范围可以很广,既包括对接资本、技术,也包括不同业态之间的融合发展。怀来葡萄酒产业未来三至五年的发展思路是发展旅游酒庄,打造酒庄集聚区,走出一条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路子。
之所以做“葡萄酒+旅游”的探索,当地人士分析认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以及北京携手张家口举办冬奥会,是当地葡萄酒产业可以抢抓的重要机遇,当地大量崛起的葡萄酒园,可以借机改变大型酒企追求产量的发展模式,利用当地优美自然风光、葡萄种植、酿造等工农业资源,面向京津等地大力拓展休闲、度假市场。
  从一片荒地上起步的瑞云酒庄,被视为当地一个范例。它的酒不铺门店,不进超市,只供给会员——盯准来自北京、天津的一些中高端消费者发展会员。而在景区打造方面,怀来已经有16家酒庄具备了旅游接待资质。借助资本的力量,怀来盛唐庄园则和迦南酒庄、中法庄园“捆绑”到了一起。这里的机械化种植率已达70%,园区的葡萄专供迦南酒庄,标准化的种植,保障了后者酿造葡萄酒的质量。
  在葡萄主产区,一些年轻人开始“触网”,利用网络平台创新销售模式,用新模式刺激消费者购买国产葡萄酒。
“有必要成立全国性的葡萄酒产区联盟,进口葡萄酒的‘狼’来了,就需要团结起来,共同面对冲击。”昌黎干红葡萄酒产业聚集区管委会的一位负责人认为,如果形成联盟,各个产区就会增大话语权,形成合力。
营造更好环境 转方式调结构
迎接葡萄酒下一个黄金十年
  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葡萄酒分会理事长、滨州医学院葡萄酒学院院长刘树琪指出,进口酒的竞争和消费结构的调整致使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各大产区面临共同的机遇和挑战。深度调整后就意味着葡萄酒下一个黄金十年的到来,我们靠什么方式去迎接?最好转方式来调整结构。
  目前各产区的同质化现象严重,之前消费者模仿式的消费太多,现在个性化消费需求逐渐增加,所以必须强调产区个性化。产品的定位,性价比也一定要体现出来。与国外酒庄相比,我们同样价格的产品质量低,同质的产品价格更高。
  优质的葡萄园是真正有价值的资产,产区需要推动改造与建设优质葡萄园。过去的黄金十年,葡萄园的基础工作做的不足,葡萄园的选择不科学,建园投入不足,土壤改良未做好,土壤有机质含量比较低,未留下足够树龄的葡萄苗等优良资产。首先,风土的概念是葡萄酒很重要的一个概念,是天地人的结合。选择适宜的土壤,选择适合种植的品系、品种非常重要。产区的风土研究需要详尽、科学,大到产区,小到每一个酒庄都要研究细致。其次,大胆的尝试种植不同葡萄品种、品系,挑选最适合当地种植的品种品系,最大程度发挥产区风土特色。最后,研究适宜的栽培管理模式同样不可轻视,雨热同季和北方的埋土过冬是中国葡萄酒发展中的劣势。栽培管理上要重视对机械的使用,降低劳动力成本,标准化种植、机械化作业可降低成本。 国外葡萄酒生产国葡萄酒产业的份额其实并不高,但国家在重点扶持,比如国家把葡萄酒作为农产品重点扶持,农业补贴、产品推介作为重点战略。国内对进口葡萄酒的门槛低,政府一定要对产业进行补助,将葡萄酒当作食品、农产品发展,同时适宜葡萄栽培的地方,可以变成解决三农的重要行业,同时也是解决生态的有效方式。 葡萄酒产业应以开放的方式加强产区的合作,打造多元化、个性化的市场。加强制度建设,形成产区个性,如地理标志产品的保护,形成从上至下的监管以及法律法规的标准体系,从而在法律产区制度上做出保障。
降成本应对进口酒的市场压力
成立产区联盟非常必要
  宁夏回族自治区葡萄酒产业发展局局长李学明认为,目前最大的市场压力为大规模的进口葡萄酒。目前国产葡萄酒成本太高,比进口酒高50%。主要的原因来自于葡萄的埋土过冬以及葡萄园的灌溉,每亩增加的成本为800元左右。
  河北昌黎干红葡萄酒产业聚集区管委会主任陈向东认为,成立中国葡萄酒产区联盟是非常必要的,从产区的情况来看,普遍存在销售困难的问题。除开国内经济环境的问题,最大的困难是进口葡萄酒的冲击。狼真的来了,怎么办?团结起来,共同面对进口葡萄酒的冲击,现在各产区之间交流不够,如果市场变化仅由单一产区操盘太势单力薄。如秦皇岛刚刚纳入市级层面,如果现行体制,秦皇岛的话语权相对其他省级产区相对太小,如果形成联盟后秦皇岛这样的产区会增大话语权,产区也会更积极的参与进来。 陈向东说,从产区本身的角度来说,加强基础工作也是当务之急的工作,很多基础工作的缺失,导致对各个产区的基本详情不了解,如:第一方面土壤结构情况和气候变化、气象监测的大数据检测不详,第二方面是人才培养方面,应该借鉴宁夏产区,各产区在设备上其实水平不差,人才水平提高变得很重要,现行酿酒师对市场研究少,对消费者不了解,难以产出被市场认同的酒,所以酿酒师亟待与种植工作者结合更紧密,与葡萄园联系须加强,也急需一个有操作性强的人才培养计划。第三方面,建立健全制度方面。国家层面目前正在制定相关制度,产区需根据产区特点,对对应制度做更详细的规划。
受进口酒冲击只是表面现象
产业内部问题才是深层问题
  烟台市葡萄与葡萄酒局副局长张旭指出,中国葡萄酒受进口酒冲击只是表面现象,产业内部问题才是深层问题。深层问题来自以下五个方面:一、产区风格不突出,同质化严重;二、产品性价比不高,存在产品形象过高或者过低的现象;三、葡萄酒企业存在定位不准确的问题,尤其出现在跨领域进入行业的企业,对市场不熟悉,急于上马往往效果不佳;四、品牌的推广存在问题。呼唤国家层面的援助。世界各国葡萄酒发展都离不开国家层面的支持,我国现实状况急需譬如国家级协会组织对国产葡萄酒的公开推广和形象广告支持,提高知名度与影响力,让国内市场、国际市场全面公正的了解国产葡萄酒。五、国家层面法律制度不健全。国家层面的葡萄酒法律法规标准体系,如老藤的评定、酒品陈年的评定标准、橡木桶使用法规限制等各种问题。现行仅有各酒企制定的企业标准,国家无分级体系,酒企在宣传方面自由度过大,消费者无法判断产品的质量,造成对产品质量的信任缺失。
  西北农业大学葡萄酒学院院长王华用数据分析了中国目前在世界葡萄酒产业中的地位,由2012年开始产量上升到世界第五的位置。中国葡萄酒在2013年达到117万吨,2014—2015年有小幅下降,但从销售收入上来看,2015年是有所增加的,销售额较2014年上升10%(统计数据为年销售额2000万及以上的企业)。2015年中国出产了114万吨葡萄酒,同年进口了近40万吨葡萄酒,散装酒达14.6万吨,增加了78.27%。而2015年的进口数据是相对理性的数据,证明消费的需求是有的,而且是理性的。
  提升中国葡萄酒国际地位,要注意五个方面的问题:一、葡萄园管理要进行可持续发展。应该讲规范,做标准,提高机械化程度,缓解葡萄酒的高生产成本。培型方式对质量的影响,从甘肃产区部分企业现状来看,目前培型方式是垂直的,不利于埋土和采摘。通过培型的改变,可以改进埋土的方式,如出土前再进行卸枝可起到防风和提高地温的作用。二、酿造品质与风格的改进。目前产品大多使用山葡萄做利口酒,欧亚种做干红,贵人香等葡萄品种做冰酒。可通过改变酿造风格来进行成本的节约,如做冰酒需进行很高的成本,可改良为晚收,或将山葡萄用来做微起泡葡萄酒。三、坚持酒庄的可持续发展,降成本,去库存。四、培育产区与品牌,需要从政策、税收、土地等多方面联合攻关。五、提升中国葡萄酒的整体形象。
[返回]